澳门赌场龙虎玩法视频|新加坡赌场照片
您现在的位置:汇感百科 > 中国百科 > 商代甲骨 正文

商代甲骨

作者:汇感百科  阅读:次  类别:中国百科

    主要指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商代晚期(公元前14~前11世纪)王室占卜记事用的龟甲和兽骨。以其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即称甲骨学。商王常用甲骨占卜吉凶,卜毕将所问之事或所得结果刻(或写)在其上,此即商代甲骨文,但出土甲骨更多是不刻文字者。因商代甲骨文不见于古代史书记载,所以学者间命名不一,又有龟卜文、契文、殷契、甲骨刻文、殷墟文字、贞卜文、殷墟卜辞等各?#32622;?#31216;。商代甲骨的发现和研究对商代考古、历史及古文字学的研究均有重要意义。

    

刻字牛胛骨 小屯南地出土

    发现简史  商朝灭亡,“失国霾卜?#34180;?#21830;代甲骨即不为世人所知。1899年(清光绪己亥)秋,古文字学家王懿荣首先在所谓“龙骨”中发现带字的甲骨,并定名为商代卜骨,高价购藏,至1900年,他先后3批共购藏甲骨1500片。同时搜购甲骨者还有古文字学家王襄、刘鹗。其后的著名收藏?#19968;?#26377;罗振玉等。罗氏自1907年开始购藏甲骨,至1928年先后收藏近3万片。一些外国人很早开?#23478;?#25628;求殷墟甲骨。早在1903年,美国人方法敛(1862~1914)和英国人库寿龄(1859~1922)就开始合购甲骨,英国人金璋(1854~1952)、 德国人维尔茨和卫礼贤(1873~1930)也自1908和1909年开始搜购甲骨,以上数人共得甲骨5000片左右。日本人搜集甲骨要早于罗振玉,如三井源右卫门一批即得3000片,林泰辅从1905年开始搜购甲骨,到1928年前后,日本各家共搜集甲骨15000片左右。加拿大人明义士(1885~1957)自1914年起在安阳坐地收购甲骨,小屯村中和村南的几批重要发现,都为明义士所得,至1926年他自称收藏逾5万片,其数居外国人之冠。以上国内各家所得?#22303;?#25955;国外的甲骨共10万片左右。

    1928~1937年,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开始有计划地发掘殷墟,先后进行15次。其中第1次至第9次共出土甲骨6389片,第12次至第15次共出土甲骨18405片。

   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殷墟发掘工作继续进行,先后在四盘磨、小屯、大?#31350;?#26449;、苗圃北地和后冈等处出土商代甲骨。其中小屯南地1973年出土甲骨4000多片,内容丰富,地层关?#24471;?#30830;,对于甲骨分期研究有重大学术价值。殷墟以外,1953、1954年在郑州商代遗址中还出土2片商代中期的?#20982;?#30002;骨。

    

小屯南地17号坑出土甲骨情况

    自1899年发现殷墟甲骨至今,86年来已出土商代甲骨15万片以上,现分藏于中国大陆和台湾省及港澳地区。此外还流散到日本、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加拿大、苏联、联邦德国、?#40535;俊?#27604;利时、荷兰、瑞典等国家。

    著?#21152;?#30740;究  殷墟所出的甲骨有不少已著录出版。1903年刘鹗整理所藏部分甲骨,出版《铁云藏龟?#32602;?#26159;为第一部著录甲骨的著作。刘氏所余甲骨曾先后著录于罗振玉《铁云藏龟之余》、姬佛陀《戬寿堂所藏殷虚文字》、商承祚《福氏所藏甲骨文字》和《殷契佚存》等书中;王襄所藏甲骨的一部分,著录于他所编《簠室殷契徵文》一书中;罗振玉所藏甲骨的一部分,先后收入他所编《殷虚书契》、《殷虚书契菁华》、《殷虚书契后编》等书中。外国人所得甲骨,早年有一部分?#38405;?#26412;出版,如库寿龄、白瑞华所编《库方二氏藏甲骨卜辞》、《甲骨卜辞七集》等。明义士所得甲骨,一部?#31181;?#24405;于《殷虚卜辞》书中;日本人所得甲骨,林泰辅以拓本纂为《龟甲兽骨文字?#32602;?#37101;沫若《卜辞通纂》也有著录。近年来,国外所藏甲骨不少墨拓出版,周鸿翔编有《美国所藏甲骨录?#32602;?#26085;本贝塚茂树编有《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藏甲骨文字》、松丸道雄编有《东京大学东洋文库所藏甲骨文字》等;加拿大则出版了许进雄《明义士收藏甲骨》、《殷虚卜辞后编》、《怀特氏等收藏甲骨文集》等;英国各家所藏甲骨也已墨拓并正在编纂出版中。

    抗日战争期间和抗战胜利以后所出甲骨,主要著录于胡厚宣《战后宁沪新获甲骨集》、《战后南北所见甲骨录》、《战后京津新获甲骨集》、《甲骨续存》等书中。

    殷墟科学发掘所得甲骨中,第1~9次发掘所得收入董作宾《殷虚文字甲编》一书。第13~15次发掘所得收入董作宾《殷虚文字乙编》一书。而1973年小屯南地所得甲骨,则收入《小屯南地甲骨》一书。郭沫若主编的《甲骨文合集》一书,将1973年以前出土的甲骨进行选片、去重、弃伪、缀合,并选换拓本和墨拓未著录材料,精选出41956片编为13册,自1978年开始出版,至1982年已全部出齐,为甲骨学和商史研究提供了系统的资料。

    在出土?#22303;?#20256;过程中,不少完整甲骨破碎而分属于不同藏家,或见于不同的著录中。为了得到较为完整的资料,不少学者致力于残断甲骨的缀合复原工作。1917年王国维首先缀合了《戬寿堂所藏殷虚文字》1.10与《殷虚书契后编》上8.14,发现了甲骨文所记上甲至示癸的世次与《史记·殷本纪》不合,从而纠正了《史记》所列个别商王世次的错误。其后郭沫若《卜辞通纂》、《殷契粹编》和董作宾《殷历谱》也做了许多缀合工作。甲骨缀合的专著?#24615;?#27589;公《甲骨叕存》和《甲骨缀合编?#32602;?#37101;若愚、曾毅公、李学勤《殷虚文字缀合》等。张秉权的《殷虚文字丙编》集中缀合了《殷虚文字乙编》的材料, 屈万里《殷虚文字甲编考释》 则对《殷虚文字甲编》多?#20982;?#21512;,此外,有严一萍的《甲骨缀合新编》等。《甲骨文合集》一书从30多种甲骨著录中共缀合了1600余版。

    关于甲骨的出土地点和年代,刘鹗在《铁云藏龟》序中首先明确指出甲骨文为 “殷人刀笔文字?#20445;?罗振玉则在1908年考定甲骨出土地应为河南安阳“洹滨之小屯”村。 经罗振玉、王国维等深入研究, 甲骨被确定为晚商遗物,其出土地小屯即《史记·殷本纪》正义引《竹书纪年》所载的“自盘庚徙殷至纣之灭二百七十三年,更不徙都”的晚商都城。以此为基础,才?#20889;?928年开始的殷墟发掘。

    孙?#27604;?904年完成的《契文举例》一书,是第一部甲骨文考释著作,他将《铁云藏龟》中的甲骨文与金文、石鼓文及《说文》中的古?#21335;?#27604;较进行分析,共考释文字180多个。其后几十年来,对甲骨文字考释做出?#27605;?#30340;学者主要有罗振玉、王国维、唐兰、于省吾、郭沫若、董作宾、杨树达等。这些学者的考释方法基本是“由许书以上溯古金文,由古金文以上窥卜辞?#34180;?#27492;外,还比较分析甲骨文?#20013;?#30340;偏旁点划,然后通过音韵学、?#31532;?#23398;的手段,以求其音、义。郭沫若、于省吾在传统考释方法的基础上,结合民族学、世界史等方面的材料进行研究,屡有新获。经过学者们的努力,甲骨文4500多个单字,目前已辨识出2000字,但其中得到公认者仅有1000多个。其余不识者多为族名、地名或专名,知其义而不知其音。在上述成果的基础上,甲骨文篇章已可基?#23601;?#35835;。考释文字的主要著作有罗振玉《殷虚书契考释?#32602;?#37101;沫若《卜辞通纂考释》、《殷契粹编考释》、《甲骨文字研究?#32602;?#21776;兰《殷虚文字记》、《古文字学导论?#32602;?#26472;树达《?#22303;?#24252;甲文说》、《积微居甲文说?#32602;?#20110;省吾《双剑殷契骈枝》、《甲骨文字?#22303;幀?#31561;。

    自1917年王国维的《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》及《续考》利用甲骨文进行商史研究以后,继续者不乏其人。郭沫若《中国古代社会研究》一书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指导甲骨文研究,开辟了中国史学研究的新天地。这方面的其他著作有胡厚宣的《甲骨学商史论丛》、董作宾的《殷历谱》等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学者们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,除继续对文字进行考?#23663;猓?#21448;对传统的甲骨文分期断代进行补?#27961;?#20462;正,并开始探索新的分期断代标准。与此同时,利用甲骨文材料研究商代的社会性?#30465;⒔准?#32467;构及商代社会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的发展等,也取得了新的进展,从而使甲骨学研究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。

    卜法与文例  商代统治者十?#32622;孕牛?#21344;卜活动频繁,几乎天天卜,事事卜,借以指?#30002;?#24049;的行动。占卜内容基本是以时王为中心,就他所关心的问题,通过贞人向上帝、鬼神、先公先王等求疑问卜,以便预示吉凶,祈望得到护佑。有对祖先与自然神祇的祭祀与求告,有对风、雨、水及天象、农事、年成的关注,也有对同周围各方国战争的关注和商王关于田游、疾病、生育以及旬、夕、祸、福的占问等。

    占卜所用的材料主要是龟腹甲(也有少量背甲)和牛胛骨。龟主要为南方产物,殷墟第13次发掘所得一版大龟长一尺二寸,产自马来半岛。牛胛骨则主要为当地所产。卜用甲骨,用前都需经过整治。在殷墟科学发掘前,曾在小屯村北朱姓地(即后来之E区)发现一坑数百只?#36129;?#23436;整之龟壳,此即存储龟料的场所。削锯龟甲时,先将?#36129;?#38191;开,去掉腹甲外沿,再将其内?#25991;?#24179;整。背甲则从中间剖开,再锯去首尾两端,呈鞋底形,此即“改制背甲?#34180;?#32463;削锯处理的龟甲都要去掉鳞片并将正反面打磨平整;整治肩胛骨时则先要切去一部分骨臼,再切去突出之臼角和削平骨脊,最后将正、反面打磨光滑。锯削后的甲骨还要在背面施以?#27961;?#38075;,但也有少量牛胛骨在正面施钻?#27961;?#20991;为长槽状或枣核?#30784;?#20991;旁挖一个圆?#21073;次?#38075;。龟甲以中间千里路为界,左甲钻在凿右,右甲反之;牛胛骨左胛骨钻在凿右,右胛骨亦反之。

    占卜时,用燃炽的木枝烧炙甲骨背面?#27961;?#38075;处,因甲骨厚薄不匀,正面即出现?#23433;貳弊中?#20043;裂纹。其中钻处裂纹称?#23383;Γ?#20991;处裂纹称兆干,此即据以判断吉凶的?#23433;?#20806;?#34180;?#21340;时所灼数不一,少则?#23460;弧?#20108;兆,多则可达百余兆。龟甲?#23383;?#24038;右相对。牛胛骨则?#23383;?#26397;向臼?#20392;?#21475;,即右胛骨?#23383;?#21521;右,左胛骨?#23383;?#21521;左。占卜以后,将所问事项刻记在甲骨之上。文字一般先刻竖划,后刻横划。首先在卜兆上方刻记占卜序数,即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,称为“兆序?#20445;?#26368;多有卜至20次以上者。兆旁还记“兆辞?#20445;?#22914;不玄、不玄冥、一告、二告、三告、小告等。或记“吉辞?#20445;?#22914;吉、大吉、弘吉等。或记“用辞?#20445;?#22914;用、用、毋用、御等。吉辞、用辞以晚期甲骨为常见。最后刻卜问之事,故又称甲骨文为卜辞(见?#37322;?。一条完整卜辞,应包括叙辞、命辞、占辞、验辞等项。如《殷虚文字丙编》第247片:

    甲申卜,,贞妇好娩。王占曰:

    其佳丁娩,。其佳庚娩,弘吉。

    三旬又一日甲寅娩,不,佳女。此辞之“甲申卜,”即叙辞,为贞卜日期及贞人名。“贞妇好娩?#20445;?#20026;所问之事,称“命辞”或“贞辞?#34180;!?#29579;占曰:其佳丁娩,。其佳庚娩,弘吉?#20445;?#20026;商王亲自视兆占?#23460;?#21028;断吉凶,称“占辞?#34180;!?#19977;旬又一日甲寅娩,不,佳女?#20445;?#20026;卜后31日,事情应验,记其结果而补刻,即“验辞?#34180;?#22312;殷墟卜辞中,?#38382;?#22914;此完整者极少,一般常省去占辞或验辞,也有只保留命辞者。在早期甲骨中,有时将刻文以硃砂或墨填涂,也有少数甲骨上的文字不是刻写,而是用“毛?#30465;?#26417;书而成。

    

卜甲

卜骨

卜骨

    卜辞的分布有一定规律。一般说来,刻辞迎兆并与一定的卜兆有关。龟腹甲?#20063;?#21340;兆向左,文字右行;左侧卜兆向右,文字左行;甲首及甲尾部分,或近甲桥边缘部分,卜辞由外向内?#23567;?#32972;甲与之相同。商人占卜往往从正反两个方面?#23460;桑从?#22312;龟甲上则有位置相应的左右“对贞?#34180;?#29275;胛骨中右胛骨卜兆向右,卜辞左行;左胛骨卜兆向左,卜辞右?#23567;?#21482;有上端近骨臼处的两条卜辞由中间读起,在左左行,在右右?#23567;?#29275;骨上的各条卜辞,或自下而上刻写,或自上而下刻写,其间往往有界划相隔。每一件事?#21340;?#22797;对贞。但也有不同之卜交错排列,名为“相间刻辞?#20445;?#26377;时甲骨正面的卜辞无处容纳,则转刻于背面,此即“正反相接?#20445;?#26377;时反复卜问同一件事,但将内容基本相同的卜辞分刻于数版甲骨之上,只是各版卜序不同,这就是?#23433;?#36766;同文?#34180;?/p>

    甲骨经占卜契刻之后,有的便有意识地存储起来,如1936年发掘的127号坑内共存放17000片甲骨;有的则散落,如出土于殷墟宫殿基址之上的零星甲骨即是;有的则被废弃,如一些习刻文字,如干支表、仿刻等。

    分期与断代  对商代甲骨进行分期断代,是将甲骨学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必要条件。目前主要行用的是董作宾1933年在《甲骨文断代研究例》中所提出的五期说:第一期:盘庚、小辛、小乙、武丁;第二期:祖庚、祖甲;第三期:廪辛、?#20992;。?#31532;四期:武乙、文丁;第五期:帝乙、帝辛。五期的划分,主要根据十项断代标准:1.世系;2.称谓;3.贞人;4.坑位;5.方国;6.人物;7.事类;8.文法;9.?#20013;危?10.书体。十项标准中,最重要的是世系、称谓、贞人三项。世系是各王的位次。称谓是时王(即占卜时的王)对各位祖先的称呼(祖、父、兄、妣、母),据此可知时王与其祖先和其他?#36164;?#38388;的关系。贞人是代时王例行占卜的史官,与占卜?#23460;?#30340;时王为同时人。因此,世系是个纲,根据时王对先王的不同称谓,就可判断甲骨属于?#38382;薄?#26102;代已明的甲骨上出现的贞人,也当与时王同时。同一版甲骨上出现的不同贞人,由于他们的称谓系统基本一致,因此,某个贞人的时代一经确定,就可推而广之,从同版关系找出与这一贞人同时代的另外一些贞人。各代贞人的组合排出后,就可根据卜辞中出现的贞人来判定时代。甲骨卜辞一到五期都有贞人,尤以一、二、三期为常见。其他各项断代标?#23478;?#26377;参考价值,但局限性比较大。如“坑位?#20445;?#21482;有科学发掘才可能有确切的坑位和地层关系,对分期断代研究才有重要参考价值。另外,有些坑因地层关系不明或公布的资料不全,?#19981;?#32473;研究带来困?#36873;?#20854;他如方国、人物、文法、字体、书体等标准,都是?#21491;?#21028;明时代的甲骨文中归纳出来的,只能做为分期断代的间?#21448;?#25454;。不过,根据甲骨文不同时期的?#20013;巍?#20070;体的变化规律进行分期断代,往往也是很有效的。因为每一时期的甲骨文都有其独特的书体风格:第一期雄伟;第二期严整;第三期散乱、颓废;第四期峻峭?#22336;牛?#31532;五期谨饬。此外,同一个字在不同时期中,?#20013;?#20063;有变化,如较为常见的干支字,变化更为明显。因此,熟练掌握书体、?#20013;?#30340;变化,对判断没有称谓或贞人的?#20889;?#25110;卜旬、卜夕卜辞的时代是很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董氏断为三、四期的一些卜辞,有不少没有贞人,且字体、文例相近,难于分开。因此,胡厚宣在董氏“五期说”的基础上,将董氏的三期和四期合并而提出了“四期说?#34180;?/p>

    陈梦家在《殷虚卜辞综述》一书中,根据董氏的十项断代标准,提出了“九期”的划分法,即:第一期:武丁卜辞;第二期:祖庚卜辞;第三期:祖甲卜辞;第四期:廪辛卜辞;第五期:?#20992;?#21340;辞;第六期:武乙卜辞;第七期:文丁卜辞;第八期:帝乙卜辞;第九期:帝辛卜辞。陈氏力图将?#31185;?#30002;骨都分在有关各王之下,但这在?#23548;?#26102;是有困难的。因此,他在能分的时候,尽量采用九期分法。在不易细分时,则?#22278;?#29992;董氏的五期分法,甚至使用早期(武丁、祖庚、祖甲、廪辛)、中期(?#20992; ?#27494;乙、文丁)、晚期(帝乙、帝辛)这样的三期分法。

    商代甲骨中的部分甲骨被董作宾称为“文武丁时代卜辞的谜?#20445;怀?#26790;家根据贞人名称称之为“组、子组、午组”卜辞,定为武丁晚期;胡厚宣则认为属盘庚、小辛、小乙时期;另有人认为属帝乙、帝辛时期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发掘中,这类卜辞常?#32987;?#19969;时代的宾组卜辞同出,并且这类甲骨的坑位和共出?#25484;?#20063;都相当于殷墟文化早期,?#27425;?#19969;时期。“、子、午”组卜辞虽?#32987;?#19969;时常见的“宾组”卜辞不同,但称谓、人物、字体、文例等方面均有较密切的关系。经过近年的研究?#33268;郟?#36825;类卜辞为武丁时期的意见已趋一致。与此同时,对董作宾划为武乙、文丁时代的卜辞也有学者提出?#23460;傘?#26377;人主张把有贞人“历”及与之字体相近的卜辞称之为“历组?#20445;?#24182;根据其称谓、人名、事类、文例?#32987;?#19969;、祖庚卜辞有些相近,定其为武丁晚期至祖庚时代物。但另有人不赞成称此类卜辞为“历组?#20445;?#32780;名之为“武乙、文丁卜辞?#20445;?#24182;根据这类卜辞的出土地层及坑位情况等,论证其?#32987;?#19969;卜辞不是同代之物。在1973年的殷墟发掘中,于小屯南地相当于大?#31350;?#26449;三期的灰坑和地层中,出土了?#20992; ?#27494;乙、文丁卜辞,获得了准确的层位证据。武丁、祖庚卜辞?#32987;?#20057;、文丁卜辞所记事类也有区别:如武丁时常见的方,在武乙、文丁卜辞中根本不见;其他如字体风格、惯用语、文例等方面,?#32987;?#19969;、祖庚卜辞也有较大区别,具有较晚的特点。因此,两者的年代应有不同。这一问题的?#33268;?#30446;前仍在进行中。

    主要内容  甲骨文的内容是多方面的,涉及商代社会各个领域,15万片甲骨文是中国目前最早的?#21335;?#35760;录。《甲骨文合集》将甲骨文内容分为4大类、21项。即:

    (一)?#20934;?#21644;国家

    1.奴隶和平民;2.奴隶主和贵族;3.官吏;4.军队、刑罚、监狱;5.战争;6.方域;7.贡纳。

    (二)社会生产

    8.农业;9.渔猎、畜牧;10.手工业;11.商业、交通。

    (三)思想文化

    12.天文历法;13.气象;14.建筑;15.疾病;16.生育;17.鬼神崇拜;18.祭祀;19.吉凶?#20301;茫?0.卜法;21. 文字。

    (四)其他

    从甲骨文中有关商代?#20934;?#21644;国家的资料可知,商代的奴隶和平民由众、刍、羌、仆、奚、妾、等不同身份的人组成;奴隶主和贵族有先公先王和他们的配偶如高妣?#22330;?#22947;?#22330;⒛改场?#22919;某及其子子?#22330;?#22810;子等;各级官吏则有臣、尹、史、犬、亚、马、射和侯、伯等;军队有师、旅等;刑罚有、?#23613;?#21139;、伐、等;并设置了监狱“?#34180;?#21830;王朝经常对外发动战争,征伐的方国主要有方、土方、夷方、下危、巴方、周、召方等,帝乙、帝辛时则以东南的夷方为主要敌国。不少方国部落对商王朝叛服无常,被征服后则称臣纳贡,甲骨文中常见氏(致)、来、入马牛羊象龟等记载。此外,商王朝还通过取、登、収等手段广为聚敛。

    甲骨文中有关商代社会生产的内容很丰富。在农业方面,有许多裒田、耤田、田、作大田的记载,还见有商代的各种农作物名称如黍、稷、麦、来、稻等。商代统治者关心农业收成的丰?#31119;?#24120;有立黍、省黍、求年、告秋之卜,并关心风、雨、降暵对农业收成的影响。在畜牧业方面,马、牛、羊、鸡、犬、豕等都有记载,畜养量较大并?#20982;?#38376;的畜厩。祭祀时常用大批牛羊,用羊曾多至158只,并曾准备一次用掉“千牛?#34180;?#28180;?#21248;?#22312;社会生活中起一定的作用,猎物有鹿、麋、豕、象、虎、狐、鱼类和各种鸟类。狩猎方法有田、狩、逐、阱、?#27961;?img src="/fontimg/m.20080213-m300-w001-026001303.gif"/>、、隻等。面积广大的沁阳田猎区是商王田游的主要场所。甲骨文里还有关于贝、朋、珏和舟、车以至传递制度等商?#21040;?#36890;方面的材料。

    在甲骨文里,有关商代思想文化方面的内容也很丰富。天文历法方面,?#24615;率场?#26085;食和鸟星、新星、新大星等材料,也有“十三月?#34180;?#39057;大月等闰置材料和干支记?#21344;?#27599;日不同时间阶段的“时称”等。在气象方面,有不少卜雨、卜风以及易日、云、雷、雹、雪、、虹等方面的记录。在医学方面,记录了不少头疾、?#20848;病?#40763;疾、言疾、肘疾、足疾、?#20934;?#31561;疾病,也有关于生育的记载并能准确推知预产期。商人还崇拜上帝、四方风神、日、东母、西母等神灵,也崇拜岳、河、、土等地祇和?#23613;?#29579;亥、王恒等祖先神。

    商代甲骨文多为占卜?#23460;?#30340;记录,但也有一些并非卜辞。这就是:①表谱刻辞,如干支表、祀谱、家谱等。②记事刻辞,如刻在腹甲的甲桥部分的“甲桥刻辞”;刻在背甲反面的“背甲刻辞?#20445;?#21051;在腹甲右尾部分的“右尾甲刻辞?#20445;?#21051;在牛胛骨骨面宽而薄一端下方的“骨面刻辞?#20445;?#21051;在牛胛骨骨臼部分的“骨臼刻辞”等。记事刻辞与占卜无关,主要记卜用甲骨的来源、?#27604;?#32773;、所贡数量、整治者和史官签名等。尽管甲骨文的内容比较丰富,但它毕竟是商王室占卜的遗物,所记内容主要是商王和大贵族的活动,在?#20174;?#25972;个商代社会方面具有一定局限性。

    科学价值  甲骨文在文字学和语言学的研究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。它是中国目前最早有系统的文字。甲骨文已是较为成熟的文字,其构成主要有象形、假借、形声三种。所谓象形字,就?#21069;?#23458;观事物的形象描绘出的文字,并对其?#24615;?#23450;俗成的语言称谓,如一望而知其为犬形,又呼此种动物为“犬”声。对于语言中一些难以描绘出来的字符,则借用一些已有?#21335;?#24418;字当作代用的注音符号来记录,这就是假借,如本是锯子?#21335;?#24418;,读为“我?#20445;?#20294;可假借“我”音,作为代词的“我”字。所谓形声字,就是在假借字旁加上代表事物事类的形符,如假借字羽,本为毛羽之羽,发羽声,借用声为表示“翌日”之“翌?#20445;有?#31526;“日”后成为“”字,但仍发“羽”声。武丁时期,这3种类型的文字已基本存在,但形声字尚不发达,以象形字做音符的假借字还比较多。帝乙、帝辛时代,形声字才发展起来。今天的汉字,仍是以象形字为基础的形符文字,因此,甲骨文已具备了后代汉字结构的基本?#38382;健?#30002;骨文的文法也和现在的?#27827;?#35821;法基本一致。

    中国古代典籍中,有关商代的记载较少,甲骨文材料弥补?#33487;?#19968;?#27605;蕁?#30740;究甲骨文的学者们结合考古学、民族学的材料,努力?#25351;?#21830;代社会的面?#30149;?#30002;骨文有关商代奴隶和奴隶主?#20934;?#30340;记载,?#20174;?#20102;商代社会的?#20934;?#32467;构。众和羌是社会生产的主要承担者,并有大批奴隶或俘虏被用作祭祀或埋葬时的“人牲”与“人?#22330;?见商代的人殉和人牲)。奴隶和平民经常逃亡,以反?#21476;?#38582;主的奴役和压榨,直至酿成“焚廪?#21271;?#21160;。商王自称“余一人?#20445;?#36890;过对上帝的信仰,将王权神化,加强了奴隶主?#20934;?#30340;国?#19968;?#22120;。商王朝建立了左、中、右三师的军队,并由内服和外服的各级官吏组成了庞大的官僚机构,设置了监狱,制定?#25628;?#37239;的刑罚。后世的“五刑”在甲骨文中已有滥觞。商王朝不仅加强了对奴隶反抗的镇压,还经常发动对外战争。自武丁起至文丁时代,主要用兵于北方和西北的各方国。帝乙、帝辛时代,则主要用兵于东南的夷方。通过对周围各方国部落的不断征伐,商王朝扩大了疆域和奴隶的来源。甲骨文里出现的许多方国名和地名,为研究商代地理和疆域提供了重要资料。有关鸟?#32487;?#30340;遗痕和亲族制度以及“非王卜辞”等甲骨刻辞,对研究商民族的起源和家族形态也很有意义。

    甲骨文还为古代科技史的研究提供了不少珍贵资料。商代的农业是社会生产的主要部门。当时已经掌握了各种农作物的栽培方法。商代的畜牧业在社会生产中仍占有重要地位,而以养马业发展较快。商代的医学已达到较高水?#21073;?#26377;关疾病的记载,表明当时的医学分类已基本具备今天的内、外、耳鼻喉、牙、泌尿、妇产、小儿、传染各科,而有关龋齿的记载,则是最早的这类记载之一。商代的历法是阴阳合历,武丁时因年终置闰而有“十三月?#34180;?#31062;庚、祖甲时有了“年中置闰?#34180;?#21830;代以干支记日,并将一天划分为不同的时间阶段,创制了记时的“时称?#34180;?#21830;人对气象的观测也很注意,关于风、云、雨、雪、雹、雷、虹的记载,证明商代气候较今日为暖,为古气象学的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。此外,有关日?#22330;?#26376;食和星象的记载,对研究商代的天文学和历法的定朔也很有价值。

    甲骨文的研究成果对商代考古也很有意义。殷墟文化分期?#21335;嘍阅?#20195;,在参照甲骨分期研究的成果之后,得出了较为确切的序?#23567;?#19982;此同时,不少遗迹、遗物的性质和年代的考证,如妇好墓的年代及妇好在历史上的活动、殷王陵祭祀场的推定、人殉与人祭、族墓地的研究及社祀遗址的考订等,都是结合甲骨文材料进行的。

    今后研究的主要课题  商代甲骨文发现以来,其研究已取得了很大进展,但还有不少问题?#20889;?#20170;后深入。在文字考释方面,虽然目前已经确认了1000多个单字,基?#31350;?#20197;通读篇章,但仍有大部分单字?#33576;?#35782;读。在分期断代研究方面,尽管“、子、午”3组卜辞为武丁时期的意见目前已渐趋一致,但具体为武丁的哪个阶?#20301;褂写?#25506;索;所谓“历组”卜辞的时代能否提前到武丁祖庚时期,?#34892;?#36827;一步?#33268;郟?#33267;于“分组”说(亦即卜辞字体“两系”说)能否成立,也需深入研究;目前“非王卜辞”已为愈?#20174;?#22810;的学者所承认,但将殷墟甲骨中的“非王卜辞”全?#22353;?#29579;室卜辞分开,并论述其特征和所?#20174;?#30340;商代历史还需假以时日。在商史研究方面,很多问题?#28304;?#22312;争论,如有关商代社会性质,特别是商代处于奴隶社会的哪个阶段;对奴隶的身份,特别是“众”和“众人”的社会身份的认识;商代国家究竟是奴隶?#35889;?#21046;的君主政体,还是方国联盟的?#21069;?#21046;等,?#21363;?#22312;不同意见。此外,对商代的军事组织、家族形态、传说时代等的研究还刚开始。也有一些问题,如商代不同时期的经济发展状况、商代的方国地理、文化史以及天文历法、祭祀制?#21462;?#23448;制等,目前的研究仍很薄弱,还有不少问题?#24418;?#20154;涉及,因此还需要进行多方面的研究。

    参考书目

    胡厚宣:?#27573;?#21313;年甲骨文发现的总结?#32602;?#21830;务印书馆,1951。

    陈梦家:《殷墟卜辞综述?#32602;?#31185;学出版社,1956。

    严一萍:《甲骨学?#32602;?#33402;文印书馆,1978。

    王宇?#29275;骸?#24314;国以来甲骨文研究?#32602;?#20013;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1981。

上一篇:商代墓葬
本文网址:商代的人殉和人牲
澳门赌场龙虎玩法视频